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凡的孩子” 的博客

In God I Trust

 
 
 

日志

 
 
关于我

经过了多少风雨, 才发现拥有一份平静的心情是多么宝贵。 如果没有造物主的恩典, 在这躁动不安的世界中, 我, 一个平凡的人, 怎么能够生生不息。 分享一个人生命的历程, 见证一个时代的变迁, 彰显造物主的奇妙作为。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的孩子》第67-68章  

2011-09-06 14:39:23|  分类: 《平凡的孩子》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十七章

 我感到自己的脑电波似乎被刺激了一下,发生了短路:“小红? 你说你的老板娘叫小红?”

想起自己当年在东兴险些沦为毒品贩子的运毒工具,若不是小红和她的男朋友阿新义薄云天鼎力相助,我不知道此刻是否还活在这世界上;仓皇逃离东兴的时候,已经两袖清风身无分文,小红上街买了衣服和生活用品给我,还向我伸出她白皙柔软的手,说:“这里还有两百块,你也拿着,等你以后发达了,记着还我们。” 

这些情景,依然活生生的历历在目。

今天,难道这个财大气粗的三力集团的老板娘竟然就是那个小红?难怪我和谭敏去参见西北三力开业仪式的那一天,看到广东三力董事长刘维新那么面熟,原来就是当年的阿新。

太不可思议!才三年时间,他们俩就成为房地产公司的大老板?我,还是一个打工仔。

金越在电话中唠叨说板娘小红要请我吃饭。 

我赶紧让他别折腾了。

此时此刻我心中的滋味难以描述:自己如此落魄,怎么好意思面对那个曾经让我魂不守舍的小红?

那个三力西北公司开张以来,就马不停蹄,在西安最火热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跑马圈地,同时借助广东、香港两地成熟的企业策划在西安的媒体上不断造势,使得三力公司瞬间鹤立鸡群,在西安同行中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坊间开始议论纷纷,猜测这个广东三力集团的实力和背景。

 

“我已经告诉老板娘说你是我的好哥们,她特高兴,让我约你呢。” 金越继续在那头喋喋不休,“没想到啊,你小子竟然和我们老板娘有一腿啊。”

我脑海里有点乱,还是不能相信当年的小红就是今天三力集团的老板娘。

“什么有一腿?别瞎扯了。你这小子,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那我马上和她联系,她住在喜来登酒店。”

挂掉电话,还没有走回家,金越的传呼又来了。

他在电话中很兴奋的说:“老板娘说你如果有时间,星期一随便什么时候来公司,她都在。她这个周末比较忙,要参加几个活动。” 

“好啊。星期一再联络吧” 

回到家里,如意问我金越有什么事儿。我说没什么就是闲下来才想起来打个电话聊聊。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告诉如意实情。

如果当时告诉了如意,也许。。。也许以后的事情发展就是另外一个轨道了。

家里太热,开着风扇也没有用,我和如意决定去游泳。

那个游泳池的价格是两块钱半个小时,五块钱一个小时。我们交了钱进去一看,那游泳池里已经站满了人,都在泡澡。

悻悻然,我们冲了个凉,又跑到南郊的小寨电影院里一个有冷气的镭射厅看了一部美国电影 “云中漫步。”

镭射厅这个名字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外星名字,DVD播放机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在1990年代,镭射影厅却遍布在国内城镇的各个角落:当录像带播放技术被激光数字光盘取代以后,最早在国内出现的就是配有数字音响设备的镭射厅。

夏天,掀开影厅厚重的门帘,里面的冷气扑面而来。视力没有适应里面的漆黑,除过荧幕什么都看不见。高分贝的数字音响,除过电影自身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到。在一排排的高背双人软座上,坐着一对对情侣,享受两人世界。

 电影中的男主角保罗的扮演者 Keanu Reeves (基努李维斯)是如意当时的偶像之一,她的另外一个偶像是“飘” 中的白瑞德的扮演者Gable (盖博)。而我,既无李维斯的英俊倜傥,又没有盖博那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眼神。如意对此的解释是:“想象中生活是美好的,现实生活是残酷的。所以,想象是现实生活的调剂品。”

 “云中漫步”影片中那如诗如画的葡萄园美景如世外桃源。葡萄园主人的女儿是一位斯坦福大学的女研究生,被她的老师给潜规则了。当男主人公保罗无法抑制自己对女研究生的感情时,他决定返回自己的家,试图挽回毫无希望的婚姻,却意外发现另外一个男人躺在妻子的床上。这个发现让保罗欣喜若狂,因为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不忠,出轨” 的枷锁,被他妻子的行为卸掉了。他最终和女研究生终成眷属。

如意被影片中两个主角的爱情深深的吸引了。

这部电影将保罗的妻子Betty (贝蒂)刻画成了一个对丈夫毫无情感、对婚姻不忠的女人。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基本上对她没有任何的同情。如意最初也是如此,并就我对Betty的同情开展了严肃的批评,希望我重新考虑,别站错队,要表态支持保罗和女研究生的爱情和婚姻。

我对Betty 深表同情:一个闪电般结婚即独居的女人,还要担心丈夫在战争前线的生命安全,她怎能承受这样的压力和煎熬?服役的保罗没有给他留下多少甜蜜的可以回忆的日子,没有给她安全的感觉。恰恰相反,保罗在初识女研究生的那一刻,就勇敢的主动要做她的白衣骑士,帮她解决困境。而她的妻子正像普通人那样,还要努力的赚钱去过好日子。女研究生没有任何经济压力,保罗同样就不需要提供这一份保证,所以,他的价值就通过发挥自己人性中潇洒的骑士精神来展现。

人人都有那潇洒的一面,只是,常常迫于现实生活的原因,被自己掩藏了、被他人忽略了、或者被压制了。

 

星期天,我和如意上街闲逛,溜达着,就来到了大兴善寺。

大兴善寺位于西安南郊小寨,据说是佛教发源地之一。在门口买票的时候,我问那两个和尚为什么来拜佛还要买票呢?没等和尚回答我,如意在我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把,接过门票拉着我就到了入口处。

“你别捣蛋行不行,我今天真的想好好的拜拜菩萨。” 她警告我。

“好,好。” 我无条件服从如意。

进了大门,又来到院子里经商的旅游纪念品商店花钱买了香支,准备给佛祖烧香,价格不同,香的数量和尺寸也不同。

我问里面的工作人员说:“是不是烧的香越粗,佛祖保佑越灵验啊?” 

“不是不是,这是心诚则灵。” 那个中年工作人员答道。

“那就给我这把最便宜的,一块钱。”

从里面走出来,如意有点生气的道:“你今天咋这么多问题呢?诚心不让我安心拜佛啊?”

“不是啊,这个问题很关键啊,不然,我们一定要花最多的钱买最粗的香。你说是不是?”

“好了,你就别罗嗦了。心诚则灵。”

在大雄宝殿前的两个香炉前,如意虔诚的点燃了香支。看着那袅袅升起的香烟,如意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我想笑,却突然一阵感动,也闭上眼睛,认真的向佛祖求了一件事儿。

进了大雄宝殿,在雕塑的佛像前,如意又虔诚的跪拜下去,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在门口的化缘箱前,翻空了她的钱包。在化缘箱旁边的坐着的小和尚,眼皮不带抬的,“咚咚咚” 敲响了木鱼,表示感谢。

 当我们走出大兴善寺之后,如意倚在我的胳膊上,说:“你猜猜我今天许了什么愿啊?”

我最怕女生说“你猜猜”,特别当这个女生是你的女友的时候:猜对了,她很高兴,却显得她太没有水准;猜错了,麻烦更大,显得自己智商偏低。权衡一下后果,觉得还是努力猜对为上策。

“保佑我们很快发财,买房子。” 我绞尽脑汁,小心翼翼回答道。

“不对,再猜。” 她的手已经没有刚才抓我那么紧了。

“我们父母身体健康?” 我知道如意很孝顺。

“还猜不着?” 她果断的扔下了我的胳膊。

惨了,竟然不给第三次机会啊。经过我再三恳求,如意方才原谅了我的驽钝,却不肯告诉我她到底求了什么。

反而,她反问我:“你也闭着眼睛,在那里求什么啊?”

“我、我。。。。。。” 我这个能说出口么?“我求佛祖保佑,给我指出一条赚钱的新路。”

果然,话刚落音,就被如意痛斥庸俗。

 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意说:“我今天求佛祖保佑我们俩一生幸福美满,并且。。。。。。” 她有点害羞的样子,停下不说了。

我挠她的痒痒,逼供道:“并且什么什么啊?”

”并且生一大堆孩子。” 她很快的说完,钻到我的怀里,似乎旁边有别人听到了。

 

第六十八章 

星期一上午,燥热了许久的天气,因为一场突然而来的雷阵雨,变得清凉,空气中充满了雨后泥土的气味,树叶也露出了本来的翠绿。

土里土气的古城,此刻就像一个出浴的女子,在我的眼里变得清新动人。

不知道,今天的小红是否依旧像她当年在东兴的时候那样清新亮丽呢。

在中鑫上班的整个上午,我心猿意马,几次拿起电话,又在犹豫中挂掉:我渴望见到小红,却觉得此时此刻,小红和我,就像当年在深圳的时候,玲玲和我的世界一样。

 午饭时间了,我心中愈加烦躁不安,随意翻看着昨天的报纸,这时候杨东红走了进来。

一般来讲,杨东红只是在任修在召唤他的时候才出现。而此时任修远在北京出差,所以看到他的时候,同事们都有点惊讶,不知道何事又惊动了这个江湖老大。他径直坐到了我对面的椅子上,扔给我一只烟。

“哎,杨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此刻没有心情和他套瓷。

可他却异乎寻常的非常有心情,“大哥请你喝两杯。” 他抖着二郎腿,向我扬了扬他的下巴。周围两个同事闻言扭头瞄了我一眼,那眼神中充满了问号和担心,似乎我要赴一场鸿门宴。

我略一沉思,爽快的答应了——起码,我暂时可以忘记小红。

下了楼,我第一次看到了杨东红的座驾:一辆特别的黑色夏利车。

那个时候,西安街头就两种主打车型:上海大众最早出的桑塔纳和天津生产的夏利。因为夏利车当时的车型和品牌,不能满足公务采购的档次和标准,从而沦为民间主力车型。西安街头的出租车最早多为夏利,后来,不知怎么着,开夏利车的更多了些剃着光头和板寸,变成了江湖士的首选座驾。 

杨东红开车带我来到西安北郊龙首村一家酒店。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愿多问。反正,我和他没什么过节。

吃饭的时候,只有一个自称是杨东红的妹妹在座。她介绍自己说也认识老板任修。此外,她也没有说多少话儿。只是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帮我们加菜、盛汤、添酒。

两瓶啤酒下肚,杨东红开始了他的话匣子:“老弟,任老板手下一帮人中,大哥就欣赏你一个,任老板也是。其他那些,大哥都看不上眼。”

“谢谢大哥,小弟干了。” 一杯啤酒就灌进了我的肚子,心里默想:“这杨东红也成了我的大哥,那我今后岂不是也有了江湖靠山?”

“你还记得那个警察告诉你,任老板在他们的黑名单上么?”

我怔了怔,想起来那次自己和马先生的生意黄了之后回到公司遇到警察的事情:“记得。我想他是唬我吧。”

“其实,任老板不是被公安盯着,而是被安全局盯着。” 

“安全局?” 我吃了一惊。

他沉吟了几秒钟,说:“大哥我其实不是外界传说中的黑老大那么凶恶。只是长的凶猛,人都有点怕我。哈哈哈。。。”

“这倒是事实。” 我笑道,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知道七年前的六月初我们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你是亲身经历者。后来很多当时的人士都被通缉被逮捕。西安当时形势也很紧张,岂止紧张,简直是恐怖。大哥我那时落难,任老板他很仗义,将我收留在他的公司里。当时还有一位姓周的从北京回来的学生,我们在他的公司的办公室里呆过三天。周同学很快被自己的善良厚道的亲人送到了警察的手里,不过现在他已经被解救到了美国。而我今天,变成了人见人怕的老大。” 他打开了话匣子,自嘲的说道。

 他的讲述,将我又一次带回到那个激情澎湃的悲壮岁月。

他的妹子,静静的坐在他的身旁,左手支着下巴,右手漫无意识的拨弄着筷子。

“我从部队营长转业之后,在黄河厂上班。” 他顿了顿,问道:“你知道黄河厂么?”

我说:“海燕东南飞,黄河东流去,三秦人民不如意,呵呵。”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早期,中国的彩电工业三巨头都在陕西省境内。那时,彩色电视在国内才开始流行,国内产能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强劲需求。陕西省的海燕厂、黄河厂和如意厂这三家企业出产的彩电在国内供不应求,常常断货,需要走后门或用大领导特批的条子才能从这三个工厂拿到货源。所以,那时候,有背景有来头的人物,仅坐地倒卖各种批文、条子,就赚的盆满钵满。彩电没出库房,就已经被倒手多次,而且最终销售到了东南沿海一带,剩下陕西人民干瞪眼。

 “我在任老板的办公室里躲了三天,最萧杀的三天,” 杨东红缓缓的说道。

“大哥,你为什么相信我,讲给我听呢?” 我鼓足勇气,终于将这个膨胀的问号从脑海里倒了出来。

他点着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顿了顿,笑道:“没什么,只是因那个警察那天提起,往事就涌上了头,又觉得你老弟仗义,便跟你聊聊。”

 

后来,因为杨东红在任修的办公室里,拨打过几个特敏感的国际长途电话而被监控系统发现,杨东红因此被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任修被多番审查证明没有参与杨东红的任何活动,并因为港商代理的身份,得以全身而退。在任修的多方营救之下,杨东红两年后就被释放。

“公司里都传说你因砍人入狱,任总搭救你,” 我说。

“哈哈哈。。。” 他高声笑道,“是吗?还传说我是黑道大佬、杀人如麻。” 

“谁让你长那付凶神般的模样呢?” 他的妹妹说话了。

 

我这时候才有胆打量一下他的妹妹。她坐在虎背熊腰的杨东红身边,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那么小巧玲珑,在哥哥身边,如小鸟依人。她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裙,相貌普通,但是眉目顾盼、举手投足和吃饭的样子,很有那种大家闺秀的风范。

发现她也在注意我,局促间,我忙举起杯子说:“大哥,谢谢你欣赏小弟啊。我很佩服你。不容易。” 说完,咕咚咚干了杯里的啤酒。

后来,我们无边无际的说了很多故事之后,他的妹妹坐在后排,杨东红开着他的黑色夏利送我回到了公司。

过了很久之后,在另外一次吃饭的时候,懵懂之中,我才被点化,原来杨东红想介绍她的妹妹给我。不料,他的妹妹对我不来电,所以杨东红不再提及此事。

想起来,幸亏自己那天表现普普通通,不然,被杨东红老大的妹妹看中了,我可如何是好啊。

 

当天下午在办公室无所事事,便给刘晓鹏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在舅舅的公司里干的怎样。结果,他回话说自己在宝鸡市公路收费站施工现场,过几天才回到西安。

朱心刚呢?还没下班,就已经开溜了,他的女朋友在暑假中,两人正处在结婚的热恋中。

环顾周围,各位同事中,没有能说的来的。

当年风光无限的中鑫四老至今也只剩下两老。任修一直吹捧的 “金融管道工” 资本运作似乎走入了死胡同。银行银根紧缩,融资日益困难。他的红颜知己黎素也财务吃紧,爱莫能助。烟台方面催逼货款,并放出风来说要以诈骗罪在当地公安部门报案,这样他们可以直接出动经济犯罪警察将任修跨省捉拿归案。南阳方面撕毁合资合同并一纸诉状把香港中鑫告到了南阳中院,向港方索赔违约金。

百无聊赖之中,想起来我的老板娘谭敏,这几天没看到她,不知道她在不在财务室?

。。。。。。

想来想去,脑子里挥之不去的,还是小红的影子。

 终于,在要下班的时候,我拨通了金越的电话。

“你小子,很给我老板娘摆架子啊?她问我两次你有没有来电话。你在哪里啊?赶紧过来。”

听了金越的话,顿觉的一秒钟也太久,我冲出办公室,坐上了出租车就像三力西北公司奔去。

古城的上方,又有黑云在聚集,今年夏天的雷雨格外的多。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