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凡的孩子” 的博客

In God I Trust

 
 
 

日志

 
 
关于我

经过了多少风雨, 才发现拥有一份平静的心情是多么宝贵。 如果没有造物主的恩典, 在这躁动不安的世界中, 我, 一个平凡的人, 怎么能够生生不息。 分享一个人生命的历程, 见证一个时代的变迁, 彰显造物主的奇妙作为。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的孩子》第一部 52-53章  

2011-08-05 15:31:44|  分类: 《平凡的孩子》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2

星期六中午,我和如意挤上公共汽车,来到了位于西安交通大学附近的金越的家。

这套两居室的房子是金越的父母买下来送给金越夫妇的,房子靠近西安兴庆公园,从窗户可以看到很美的风景,里面简单而雅致的装修以及颜色款式协调搭配的家具,让我和如意心里羡慕口里赞叹。

罗春云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了,最近她怀孕反应比较厉害,不时的干呕,严重的影响了她的饮食和营养,原本丰满红润的脸颊现在变得瘦削,也缺少了她以前明亮的光泽。看到我们,春云高兴的像个孩子,扑过来,握住我的手,笑着,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一闪一闪的。我笑着,一只手拍着她的肩膀,金越乐呵呵的站在一旁。

自从春云和金越结婚之后,只有她的母亲从四川来看望过她一次,在这快两年的时间里,春云还没有回四川老家看望过亲人。而我,就无形中成了春云的娘家人一样。

如意和春云在沙发上聊天,金越在厨房里忙活,我站在他旁边,看着我的这位朋友。如果不是他当年在那个斯德哥尔摩服饰公司对我鼎力相助,我还不知道自己在深圳的光景会是什么样子。那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们在他西安的家里,享受一份朋友和家庭间的温情和友谊。

天气已经很热了,金越就准备了一份简单的腐竹拌西芹的凉菜、一份五香牛肉、一盘蒜泥黄瓜,还有他一大早就炖上的王八汤,主食是我最喜欢的油泼面。

我们四个人坐在餐桌旁,金越看着我和如意,笑着说:“你们也要抓紧时间啊,别落后我们太久。” 

罗春云白了他一眼,说:“净瞎说,人家如意还没毕业呢。” 

 春云吃饭的时候,站起来要为如意加菜,当她抬手的时候,宽松的衣衫下摆微微抬起,露出她腰部两条长长的红肿的痕迹,如意赶紧关切的问她:“春云,你这是怎么回事?”

“啊,啊,我昨天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划的,” 她神色有点惊慌的样子。

我扭头看看他们家的地板,想要找出划伤她的东西。金越连忙打哈哈道:“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春云。我检讨。”

春云抻了抻衣服,看着我们说:“没什么要紧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们俩多吃点菜。你总出差,见你一面真难,如意要毕业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啊?”

如意涨红着脸,没回答春云的问题,扭头认真的对金越说:“你最好别让春云再摔倒什么的,这很危险,你知道吗?” 

看到金越连连点头称是,如意才放过了他。我看到金越和春云有点尴尬的样子,赶紧把话题转移到了金越的学习、如意找工作的事情。金越说他年底就可以研究生毕业了,还想去广东闯荡。闻言,如意立刻说:“可是,到那时候,你的孩子也该出生了。”

金越说他的妈妈会过来照顾孩子,而春云淡淡的挥挥手,说她可以在家里带孩子,全心全意的教子成龙。

 

我们刚吃完饭的时候,金越的妈妈来看望她的儿子和儿媳妇了。寒暄几句之后,我们便很快告辞,来到兴庆公园,租一条船,如意和我泛舟在兴庆湖中。那时候湖水质量很好,大部分水面都清澈如镜。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有人家那么一套房子啊?” 如意懒洋洋的靠在我的肩上,问道。

看着我的心上人,我伸手抚摸这她的秀发,这个女孩是那么的清秀、纯朴、善良,让我常常爱她爱到心痛的感觉,所以,我有时候就对她说:“你就是我心头肉,知道吗?我心头的一块瘦肉。” 

如意认为这个比喻非常贴切,表示认同。

此刻,我眺望着清澈的湖水,缓缓的说:“如意,我要为你盖一座摩天大楼,就叫如意大楼。”

如意没有反应,过了片刻,她慢慢的说:“我觉得春云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她那不像摔伤。。。我,还是别讲了,如果真是那样,太可怕了,” 我感到她的身体有点颤抖。

“我有机会再和金越聊聊吧,别想的太多了,一切都很正常,” 我说。

似乎,有一层薄纱突然隔在我和金越之间,扑朔迷离。

 

两周后的一天晚上,我和如意一起在西安的夜市上吃烤羊肉串的时候,她突然问我:“你给春云打电话了吗?”

“问过了,她很好,的确是她摔伤的,被金越放在地板上的一堆书绊倒了。”

“哦?那金越每天都回家照顾她么?” 

“金越啊,现在整天在外面跑,说是联系工作,帮导师干活,写论文,我想,也许是真的吧。别人两年的课程,他要一年学完毕业,哪里有那么容易。” 说起金越那像走火入魔般学习的劲头,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春云呢?整天就一个人呆在家里嘛?” 不知怎么,如意突然很伤感,声音里有股哭腔。

“没有,金越的妈妈退休了,也没什么事,就每天来陪陪春云。”

“可怜的春云,” 如意哀叹道,“你会不会以后这样待我?总是留下我一个人,你四处流荡?” 她放下手中的食物,转过脸,怔怔的看着我。

夜市的灯光不是很亮,可是,如意眼中的泪花一闪一闪,让我心痛。

“老板,结帐了,”  我对那个在烟熏火燎中忙活的摊主说。

我握住如意柔软的小手,我们一起沿着人行道慢慢的走回去。

“不会的,如意,我爱你。” 

我那时候每天都四处托人打听用人单位,希望能早点为如意在西安找到一个理想的工作。我在中鑫代表处的工作才刚刚上路,还想跟着任修多学一些“金融管道工”的本事。

 

任修在长安城堡大酒店的办公室里,指挥调度运作与河南淅川方面的合资业务,他给这项工作起名叫 “南阳会战。” 

开始的时候,他通过银行承兑汇票融资两千万给烟台的公司,虽然距烟台方面要求的三千五百万相差甚远,但是,因为多年的友好合作关系,烟台公司同意中鑫从港口开始调运氧化铝。

任修的完美方案是等到两万吨氧化铝到位之后,合资公司的所有法律文件就正式生效,那时,作为合资公司董事长的他,完全可以利用合资铝厂进行再融资,归回所欠烟台公司的货款。

当一切进行似乎都很顺利的时候,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烟台公司的老总东窗事发,贪污巨额公款,一夜之间被“双规”了。而新上任的老总立刻叫停了和中鑫方面的氧化铝贸易业务。这时候,中鑫向烟台公司支付了共计四千一百万元,从港口运走两万吨氧化铝中的一万两千吨,当时市场价值超过七千万人民币。

饶是任修已经在江湖中修炼成不败金身,此刻他也坐卧不宁,得到消息后亲自飞往烟台,磋商氧化铝贸易。跟随他一同前往的,还有韩欣欣。

 加入公司不到半年,韩欣欣已经成为任修在业务上最信赖的助手,也成了任修的太太谭敏的死敌。

谭敏和任修的儿子任越那时已经十岁,在一间很有名气的寄宿学校读书。韩欣欣后来为任修生下一个儿子,起名任超越,把谭敏差点气的出了精神病。 

谭敏掌控着代表处的财务部门,包括公章、财务章等重要事务,虽然她没有直接参与公司的任何实际业务运作,也对任修的一举一动清清楚楚。然而,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任修放着她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却偏偏要和那个长相普普通通的韩欣欣,用她的话来讲,去鬼混在一起。

员工们私底下也悄悄议论,对谭敏深表同情,对韩欣欣的本事深表钦佩。每当我们在私下说起这个话题,刘晓鹏就不大言语了,他说这些是是非非说多了,难免惹出麻烦来,更何况,他的老婆何小茹就在隔壁办公室,所以,还是少言为好。

刘晓鹏的父母也给他结婚准备了一套豪华的两居室套房,刘晓鹏和何小茹就在一九九五年国庆节举行了婚礼。因为如意身体不大舒服,我在婚礼仪式结束后护送她回到了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下来的房子里。

任修和谭敏也参加了他们在西安建国饭店举办的婚宴,只是,这时候任修已经是四面楚歌,焦头烂额了。公司在南阳的合资出现了纠纷,和烟台公司出现了经济纠纷,银行不断催逼债务,兰州分公司里乌烟瘴气,而因为韩欣欣的问题,谭敏和他已经貌合神离。

任修将他那个宝贵的李咏式发型剪成了板寸,他称之为“削发明志。” 

一九九五年八月份,我被两度派往山西临汾出差,洽谈焦炭生意。在那里,我遇到了难以抵抗的诱惑。

 53

 中国的焦炭产量占到了全世界年产量的一半以上,而山西省是中国最大的焦炭生产和出口基地。遗憾的是,虽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焦炭出口国,但是国际市场上的焦炭定价权却旁落在以日本为首的其他国家。

1995年是中国焦炭出口的黄金岁月。因为西方经济在1994年的复苏和强劲发展,国际市场对钢铁需要猛增,继而对生铁冶炼过程的主要燃料焦炭的需求急剧上升。在此市场形势的刺激之下,中国国内的炼焦企业如雨后春笋,纷纷破土而出:或大型企业重金投入,或私人小厂土法上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炼焦” 运动在国内产煤区,尤其是山西省蓬勃展开。

为了开拓和日本商社的贸易渠道,使用对方的信用证作为在国内融资的工具,从而缓解因为和南阳铝厂方面合资所造成的流动资金紧张,任修开始进入焦炭贸易行业。和国内其他企业互相杀价、恶性竞争相似,任修对日本商社的发盘都是最低的天津港离岸价格,以期获得对方的订单。

 和山西临汾一家焦炭工厂通过电话和传真联系多次之后,在基本贸易条款谈妥的前提下,任修派我前往临汾,对这个工厂进行实地考察和实质性的接触。

西安的空气中粉尘较多,擦的铮亮的皮鞋在街上走了五分钟之后,就已经光泽不再。不过,到达临汾之后,才知道生活在西安的空气中是多么的幸福。临汾街头的树叶上,总是厚厚的一层灰。只有一场雨之后,才有机会看到绿莹莹的树叶,不过,也转瞬即逝。

我运气较好,到达临汾的当晚,就下起了毛毛雨。

晚上,自己一个人吃了晚饭,回到了酒店的房间,老老实实的看电视,打发时间。我的原则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果没有当地人陪伴,还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活动为好。

 大概是九点钟的样子,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对方张总的手机,告诉他我已经抵达临汾,看他明天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拜访他。

张总听到我已经在临汾,用他那不大标准的普通话埋怨我没有早点告诉他,不然,他会安排酒店给我,最后,他说第二天一早就会有人来帮我退房。

 浙江商人在中国的经济改革中先知先觉,远远领先于国内其他地方的同行。他们抓住各样的机会,在小商品贸易中,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然后,又凭着敏锐的嗅觉,转战中国南北各行各业,赚的盆满钵满。在格尔木,我遇到了浙江商人在西藏开矿;今天,在山西临汾,遇到了来自浙江的张总。他两年前买下这个即将倒闭的国有小厂,苦心经营,这个年产十万吨的工厂很快就变成了当地经济效益最好的焦炭企业之一。

 第二天一大早,张总就派人来付清房费,带我退掉酒店的房间,再开车带我到福临大酒店入住。放下行李,我就和来人一起到下面的餐厅吃早餐,张总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他中等个头,脸如刀削,那瘦骨嶙峋的样子,从侧面望去,身体的厚度似乎不超过二十公分,根本没有一般人想象中老总的派头。然而他脖子上粗壮的金项链和左手上两只硕大的金戒指,以及手里那款时尚的上万元的手机,绝不是一般人可以配戴的起。

因为他的普通话不大流利, 他的助手孙程一就成了我主要的谈话对象和翻译。孙程一是西安人,在山西焦炭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直到两年前遇到张总对他青睐有加,高薪雇用他成为自己在山西焦炭行业淘金的得力助手。除过孙程一,还有一位极其娇艳的女子,坐在张总的一侧。

 我详细的询问了张总工厂的产能,原料焦煤的来源,质量控制以及工厂在当地货场申请车皮运输的优势。张总听到我们之间的对话,他对我说:“小弟,在临汾,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大哥一个电话,什么局长市长,都要给我面子。” 他转头看看那位女子,“你说是不是啊,小兰?”

小兰莞尔一笑,用四川口音说: “张老板的面子大过临汾的天吆。”

张总介绍说她是工厂的行政秘书。自从我坐在这里和张总、孙程一谈话的时候,小兰时不时地看着我,看得我有点心猿意马。

 吃过早餐,我提出上午到工厂和货场参观一下。

“小兰就开车陪着你一起去吧,中午我还是请老弟在这里吃饭,” 张总吩咐道。 

小兰没有说话,那勾人魂魄的眼神,让我不知所措,又想入非非。

 她开着工厂的红色捷达带着我,在城里转啊转,我根本不知道被转到何处,虽然心里有点烦躁,可是,旁边这么一个香喷喷的美女辛苦的开车,也忍住了。

她说她是四川江油人,太原一家大学毕业,现在跟张总一起工作。她说:“张总的工作能力超强,浙江人又非常有生意头脑,又豪爽,在这里,黑白两道,谁都买他的面子,跟着他混,你发财是早晚的事。” 

终于,我们来到了位于平阳街的货场。张总的焦炭将从工厂运送到这里,等候火车调运计划,发往天津港。当天,他们在货场有两千吨库存。

包括这两千吨在内,张总还需要一万吨才能满足我们的外贸合同。

根据双方商定的价格,在特定的焦炭质量指标,主要是水分含量和含硫量,符合要求的前提下,焦炭在临汾货场的车板价格是每吨六百一十八元。任修给日本发盘价是港口离岸价是每吨七十五美元,按照一九九五年那时候的汇率,相当于每吨六百一十二元。如果加上各种运费、仓储费、短途倒运费,港口货代费用等等,任修每吨亏损六十元。然而,因为可以得到相当于增值税发票金额百分之十二的出口退税,让任修可以不至于亏损太多。对他来说,拿到日本商社的信用证,就可以在银行申请打包贷款,得到他最需要的流动资金——这才是最重要的。

 小兰开车带着我离开货场,此时,距离午饭的时间还早,我建议她带我到张总的工厂参观。

她说:“你急什么啊,张总上午在工厂总是很忙的。我们下午还有时间,再去参观好不好?”她突然放低声音说:“我们先去喝茶,等到中午我们和张总再一起吃饭。”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思有点不在工作上了。

在一个以红木色为主格调的茶楼里,小兰秘书带着我上了二楼一个包间,我们隔着桌子相对而坐。她要了两杯龙井茶,又说自己要用洗手间。过了十分钟,她还没有返回,等得我心里有点发慌:“她不会放我鸽子吧?”

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小兰从外面姗姗而入。她好像在洗手间精心化妆了一番,整个人有焕然一新的感觉,那淡淡的香水味道让我有点魂不守舍。她没有坐到我的对面,而是在我身边坐下。

我有点局促不安,她却笑了,端起茶杯,递给我,说:“大哥,祝你和张总合作愉快。”

呷了一口茶,她将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小声在我耳边说:“大哥,张总让我告诉你,如果合作成功,每吨焦炭,他给你提成一块五。”

她说话声音虽小,对我来说却犹如惊雷贯耳。明显的,我那一刻的心理变化在小兰的意料之中。她凑近我,接着说:“一万两千吨就是一万八千块现金。”

一万八千块现金?!自己当时一年的工资还没有这么多!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