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凡的孩子” 的博客

In God I Trust

 
 
 

日志

 
 
关于我

经过了多少风雨, 才发现拥有一份平静的心情是多么宝贵。 如果没有造物主的恩典, 在这躁动不安的世界中, 我, 一个平凡的人, 怎么能够生生不息。 分享一个人生命的历程, 见证一个时代的变迁, 彰显造物主的奇妙作为。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的孩子》第一部40-41章  

2011-07-21 09:06:21|  分类: 《平凡的孩子》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我们高高兴兴的欣赏完了大片,培训的老师说: “今天的培训课就到这里。” 

“就让我们看电影?这是哪门子的培训呢。” 心里正纳闷的时候,老师接着说:“今天剩下的时间, 要求每个人就这部影片写一份观后感。篇幅字数不限,下午四点钟下班前交上来,早点交可以早点回家。”

大家不约而同的拉了一个长长 “啊,” 扭头四顾,都还没有来得及合上嘴巴。

老师补充道: “影片就留在这里,谁想再看一遍的话,就自己动手吧。”

全班除过我们十二个新人外,还有两个在职的员工,听说是工作表现不佳,被老板发送回培训班回炉。他们中的一位叫刘晓鹏,以后成了我的铁哥们。

有两三个很认真的家伙,马上奋笔疾书他们的观后感,似乎一直盼望着这一刻的到来。我憋了几分钟,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写的,心里沉沉的,走出了教室。

院子里,在料峭的春风中,小小的花园里我叫不出名字的花朵竞相斗艳,小小的假山上,潺潺流水蜿蜒而下,我坐在旁边的石凳上,心里斗争着自己是不是要再看一遍这部电影:这个电影长达两个半小时啊,等我看完,人家也许都交了作业回家了。

这时候其他人也陆续走了出来,仅有的四位女性新人,也走过来赏花。在她们中间,两位培训班结束后就被解散了,剩下两位中,何小茹一年多以后成了刘晓鹏的老婆;韩欣欣后来成为在代表处翻云覆雨的明星人物 —— 成了老板的小三,并产了一子。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不是那么轻松,也许别人现在还可以离开这里,再去找份工作,可我很想保住这份工作:今天能参加这个培训班,都因为有如意对我的信任和欣赏。

那么, 老板到底想要我们从这么一部美国电影里看出什么名堂呢?表达出什么样的观点能对上他的胃口呢?这个一直没有露面的老板,可不是让我们来看热闹的。

听着旁边的女性新人们谈论着电影,她们都一致认为那个叫凯文科斯特纳的男演员又帅又酷,他饰演的邓巴的遭遇固然有些让人怅然若失,然而不失刺激和浪漫。

我心里想:“老板恐怕不是让我们来看好莱坞小生帅不帅。”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四位女生说要重看一遍电影,只是不知道她们是为了写好观后感,还是为了欣赏帅呆了的凯文科斯特纳。出乎意料,除过那两位回炉的 “老员工,” 所有的新人们都想再看一遍。这一次,大家看得都格外认真,冥思苦想,要从电影中看出老板想要的观后感来。

到了下午三点半,培训老师来到我们的教室,我交上了自己的题为 “落后就要挨打” 的观后感:无论你是多么的善良也罢,还是穷凶极恶也罢,如果处在一个落后的文明状态,最终的归宿必然是灭亡或被迫远走他乡,离高度文明越远越安全。后来证明我的观后感受到了老板的重视,同时另外一篇被重视的观后感,是一个叫李养战的新人所写。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在培训班里又欣赏了电影 “走出非洲”、“华尔街”、“乱世佳人” 三部影片并分别写了观后感。那两个被回炉的员工在培训班呆了三天,写了三篇心得体会,被中鑫四老鉴定合格后, 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

两周的培训班,从第二周的星期一开始,就陆续有人从培训班提前毕业,走上了公司的工作岗位。李养战被老板看中,很快成为首席代表助理,第一个被调出培训班。 到了星期三下午,何小茹和韩欣欣两位姑娘也提前离开培训班开始工作了。

我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到了星期六上午,这是培训班最后的一堂课了,有点心灰意冷的感觉,认为自己在下课后,就要说再见了。

十点钟左右,我们当时正在一位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的带领下,有气无力的学习荀子的 “劝学”。公关部于经理和一个中等个子的三十多岁的男子走进了教室。他身穿黑色皮夹克,腿上一条当时流行的深蓝色水洗布长裤,脚穿一双棕色的高档皮鞋,留着央视 “李咏式” 的长发,带着一副眼镜,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看到这位男子,教授脸上立刻堆满了诚恳的笑容:“任老板,你好。”

原来这“李咏头”就是久仰大名的任修任总代表。他掌控下的中鑫西安代表处在三年内将业务搞得有声有色,香港总部对他青睐有加,员工也对他敬佩不已。提起他的时候,人人都一副仰慕的样子,全是溢美之词。

老板看看我们,挥挥手里的一个文件夹, 指着我和一个叫曹军胜的新人,说:“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说完,扭头看着于经理说:"我们先走了,剩下的工作,交给你来处理。他说话的声音浑厚,富有磁性。

于经理就 “处理” 了剩下的那几位新人。

我很紧张,站起来,和曹军胜一起跟着老板走出了教室。他带着我们坐上了他的黑色牌照的豪华奔驰,回到了公司,到了三楼他的巨大的办公室。一路上,他只是简单的问了我们在培训班的情况,便不再说什么。

我们坐在柔软的皮沙发上,心里忐忑不安。

任修坐在他那个极富现代感的不锈钢和玻璃结构的办公桌后面,说:“我给你们俩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明天就准备出差,前往东北,到那里以后,刘晓鹏等人会在火车站接你们,会合后,他会告诉你们具体的工作。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他身后的墙上,交叉挂着两把日本的武士刀,发出冷光。让我想起了凯文科斯特纳的另外一部电影 “保镖” 中的镜头:他将那个性感女歌星的薄如蝉翼的丝巾抛向空中,飘落的丝巾落在他手中的武士刀锋上,丝巾被划为两段,无声的落地。

如果我敢说有问题,可能马上就要被 ”处理“ 了。实际上,我心花那个怒放啊,我终于成为代表处的一名员工了!又是我所喜爱的出差工作,而且,我是被老板的奔驰亲自接出了培训班。

到了星期天下午,我和曹军胜踏上了从西安开往北京的火车,到了北京后,再转乘开往东北关外的火车。一路上,曹军胜都在给我讲述他辉煌的过去:他曾经包过鱼塘、开过高档餐厅、坐过股票大户室,那时候,几十万元对他来说毛毛雨,每个月的生活费开支都要几千块。他讲的唾沫星子乱飞,我听的很不耐烦,心里却充满了疑惑:这小子的履历表不见得比我好啊,这中鑫四老是怎么看上曹军胜的呢?

长途旅行中,每次我要吃东西的时候,都秉承我们国人的优良传统,礼貌性的问曹军胜要不要来一点,他每次都毫不客气的说:“咱们现在哥儿们,谁跟谁啊。” 说着就分享了我的食物。有几次我没有发挥优良传统,人家曹军胜竟然发挥了延安精神,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主动分享我的食物。然而,他吃自己食物的时候,毫不客气的尽情享用,我似乎不存在一般。

这个唾沫星子乱飞的曹军胜,给我们在当时寒冷的东北带来了无数 “笑料。”东北任务还没有结束,我们实在无法忍受,联名上书老板要求把曹军胜调离我们的团队。于是,曹军胜被紧急召回西安,送到吉祥村培训班回炉。

吉祥村大院的门牌号码是六十四号,我们以后就称之为六十四号培训班,或培训新人,或回炉老员工。曹军胜最终没有通过中鑫四老的评估,被于经理“处理”了。但是曹军胜的大名和他的风格却在我们中间流传很久,经常用来提醒对方:“做人别太曹军胜了。”

我和曹军胜到达辽宁本溪火车站的时候,刘晓鹏果然在站台等着我们。

 

41

三月的东北,依旧寒冷刺骨。我和曹军胜得得瑟瑟的跟着刘晓鹏回到了招待所。在房间里,竟然看到了李养战,我们的首席代表助理,他理所当然成了我们的头儿。

四层楼的招待所位于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边上。我们住在二楼临大街的一侧,置身房间,窗外汽车喇叭声,自行车丁丁当当的声音,各种市井噪音不绝于耳。到了晚上,招待所外面的马路边上,夜市又开始了,人们的喧闹声和喝酒的吆喝声在寒风中带来一阵东北人民火热的生活气息。
我们四个人,每次吃饭的时候,轮流付账。大家的出差补助都还算丰厚,所以花起钱来倒没感到抠门。唯一例外的是曹军胜:每次吃完饭的时候,他就呆呆的坐在那里,或者起身到外面点燃一根香烟悠然自得。更让李助理和我们恼火的是这小子竟然从来不和我们分享他的香烟,反而不断的问我们要。
这天晚上,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还是叫上了他。
我们在夜市上吃的热火朝天。唯一让我难以下咽的,就是那个东北老乡们喜欢的“实蛋”——已经孵出了小鸡样子但还没有破壳的鸡蛋。当你剥开蛋壳的时候,小鸡的样子依稀可辨。摊主热情的告诉我们这实蛋乃是大补之物。
大家快要结束晚餐了,李助理突然非常果断地说:“军胜,今天晚上
请客。” 

“什么,李助理,我请客?” 曹军胜很吃惊。

得到李助理的肯定的回答后,曹军胜忽然要哭出来的样子,说:“大哥,你们就饶了我吧。”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反而好像我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更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委屈。
我深深的叹口气,站起来,拍拍曹军胜的肩膀,把他手里的香烟拿过来,吸了两口,说:“好了,军胜,你就别痛苦了,我请客。”

第二天我们四人分头行动,李养战和刘小鹏先行离开之后,我和曹军胜一起出门要去钢铁公司。我却怎么都找不到他的影子,心里忐忑不安,生怕他昨天晚上受了刺激,有什么意外发生。后来,当我下午独自一人从钢铁公司胜利返回的时候,曹军胜一个人躺在床上,兴奋的脸蛋子涨红:“嗨,哥们,我今天赢了一百六十块钱。”

“怎么回事?” 我问他。
原来,他昨天就在离招待所不远的一个游戏厅里赌博。李助理让他请客的时候, 他当天刚刚输掉了两百块。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曹军胜继续他的赌博工作,直到老板打来电话,让我们汇报工作的时候,李助理一咬牙,我们横下三条心,向老板汇报了曹军胜。
老板立刻发来传真,把曹军胜骂了个痛快,让他 “立刻连滚带爬”的回去。
这时候,曹军胜已经输光了从财务上预支的差旅费。李助理只好掏钱给他买了火车票,让他免受 “连滚带爬” 之苦。而他给我们留下的经典——“大哥,你们就饶了我吧” 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我们聊以开心的笑柄。

我也成了李养战和刘晓鹏嘲笑的对象:“你看你带的是什么样的人啊?” 好像曹军胜是我的小弟一般。

我们此行任务非常简单而又特别:搞到这一家钢铁公司本年度的生铁生产计划,包括铁矿砂进口计划。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李养战和刘小鹏已经在此徒劳三天,连个鸟毛都没有搞到。任修对此极为不满,便来到培训班,相中了我和那个曹军胜,派来增援。
我的到来,使这项对他们来说 “不可能的任务” 变成了轻松愉快地东北之旅。在一周之内,三个工厂的年度生产及采购计划全部到手。在复印店里复印这些标有 “机密” 字样的厚厚的文件的时候,文员小姐带着充满了问号的眼神,极度困惑的帮我复印这些文件。 

东北工作的出色完成,使我在代表处一炮走红。中鑫四老对我大加赞赏,似乎是他们当初慧眼识珠相中了我。很快,我占据了不可动摇地 “首席业务员” 地位。本溪任务结束之后,我
直接奔赴天津港,在那里和另外一位老业务员会合,继续工作一周,熟悉和学习有关铁矿砂贸易的港口业务。

一九九五年四月五日,等我从天津港口返回西安的时候,街道两侧碧绿的树叶以及满街五彩缤纷的裙子,让我一身冬天的打扮格外像那位今天走红的 “犀利哥” ,只不过,我没有他那样有杀伤力的眼神。
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很多乘客手里都拿着小白花,我才知道当天是清明节。车上的大部分乘客要前往位于西华门的西安市消防支队,纪念在一个月前,3月五日,西安市煤气公司大爆炸中牺牲的消防战士。有一位捧着玫瑰花的白衣姑娘在座位上无声的哭着,泪水顺着她清秀的脸颊无声滚落。
看着她,我的那种完成任务 “打靶归来” 的喜悦之情荡然无存。

也许,那牺牲的消防战士中,有她深爱的人儿。

我也被弥漫在车里的这种情绪感动了,拖着自己的行李和不伦不类的穿着,来到了消防支队那栋灰色的大楼前。

在一楼的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和花环。人们自发的,络绎不绝的来到这里,对着英雄的遗像鞠躬,黯然离开。
那位手捧玫瑰花的姑娘,踉跄着上前,伏在一位战士的遗像前,长跪不起。站在一边身着礼服的武警,将她轻轻的扶起来,搀着她,让她坐在旁边的一排长椅上,递给她一叠纸巾。这位武警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悲伤,连连用衣袖抹干自己的泪水。
现场没有哀乐,没有精心撰写的悼词,可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自发的向城市英雄们献上自己的哀思和敬仰。

3月五日下午,全国上下“学雷锋”的好日子,西安市煤气公司西郊储气站发生强烈的爆炸,火光冲天,三柱巨大无比的蘑菇云腾空而起。西安消防支队以及从邻近的咸阳市、宝鸡市消防支队赶来增援的消防战士全力奋战。不幸,在后面发生的连环爆炸中,七位消防英雄壮烈殉职。他们中间,除过当时西安消防支队副政委一人四十多岁外,其他六位都是二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被烧伤重度残疾的消防英雄多达数十人。
为了公众的利益而牺牲的英雄们,总是让人们怀念和伤感。在他们身上,真正应验了那句话:“有些人死了,他们还活着。。。。。。”

离开了消防支队,我渴望见到如意的心情更加强烈,
“我还活着,如意,我为你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