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凡的孩子” 的博客

In God I Trust

 
 
 

日志

 
 
关于我

经过了多少风雨, 才发现拥有一份平静的心情是多么宝贵。 如果没有造物主的恩典, 在这躁动不安的世界中, 我, 一个平凡的人, 怎么能够生生不息。 分享一个人生命的历程, 见证一个时代的变迁, 彰显造物主的奇妙作为。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的孩子》第一部 9-10 章  

2011-06-24 15:42:59|  分类: 《平凡的孩子》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弟,你们北方人都很能喝吧?” 刘洪扭头问我,没等我回答,接着说“六哥,今天你就放开喝吧。”

    我寻思着:“队长啊,幸亏我还能对付一瓶白酒,否则今天怎么收场。” 看着摆在每个人面前放的小玻璃杯,又有点不屑,“这算什么喝酒啊,杯子这么小,”我心里自言自语。

    等我后来在香港公司西安办事处工作的时候,出差到东北,河南,青海,甘肃,新疆的时候,那儿的酒桌上讲“感情深,一口闷,” 头一仰,一大玻璃杯酒精灌下去了。周围的人都说爽快,可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来,满上。” 六哥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是很有穿透力。看到上酒了,他一下子兴致勃发,“小弟,我今天要和你喝个痛快。” 他对我说。

    我寻思着:“看来,这个六哥的酒量绝非寻常啊。” 这时,小红在我耳边轻声叮咛道:“千万别逞能,不行就停下别喝。”

    我心中登时一热,鼻子有点发酸,嗓子眼被棉花团堵了似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这种场面上,还有人关心我啊。

    我来东兴闯世界,却误打误撞的闯进了当时东兴镇权势熏天的圈子里。现在怎么看这个队长刘洪都不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这个情形,今天就是鸿门宴我也豁出去了,惹了这帮人,估计在东兴很难呆下去。

    我感激地回头看看小红,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充满了关切。我还没有开始喝酒呢,就几乎沉醉在她的汪汪秋水之中。。。。。。

    刘洪拍拍我,开口说:“丁连长,今后还请你多照顾我和六哥的兄弟,他进出边境就都交待给你了。”

这位武警边防的丁连长身着武警制服,留着板寸发型,刀刻般的五官充满阳刚之气,美中不足的是右边脸上两寸长的伤疤让他看起来别有一股杀气。两年前他还是排长的时候,在周末带领一个新兵到东兴街头办事,路见不平,与一帮小流氓在东兴长途汽车站有一场惨烈搏斗。结果丁连长被砍五刀,其中一刀划开了右脸。那个十九岁的新兵身负重伤不治身亡,被追认为烈士。丁连长荣立二等功。事发后东兴镇政府为丁连长和新兵颁发见义勇为奖金十万元——在一九九一年,十万元绝对是一笔超级巨款。张镇长因此也成为拥军模范而广为宣传。丁排长在伤愈后很快被提升为连长。

其实,这十万元都出自六哥的腰包。

丁连长讲话带有一点的鼻音:“队长,六哥,你们交待了就放心。小弟定当照办。”

从他的回答,我发现在他心目中队长似乎比六哥地位更高。我不由自主地对身旁这位“铁道游击队长”多了一份警惕。

我一口喝掉杯中的“桂林三花酒”, 没有什么感觉。拿起来放在自己面前的酒瓶仔细看看,酒精含量只有百分之二十五。这怎么能算白酒呢?我喝过的白酒,哪一种不是酒精含量百分之六十呢?

   两瓶酒很快就像水一样喝完了。除过我和六哥,其他人都已经尽显醉态。明显的,六哥在酒桌上是非常失意,幸好今日遇到我,可以让他尽兴。再过一轮酒,张镇长率先“牺牲,” 接着就是队长。在他离开桌子的时候,费劲的转动着发直的舌头说:“兄弟,等会儿“思乡阁”见面。小红,照顾我的兄弟”。说完转身离开,那个叫阿威的黑衣男子紧跟着他走了出去。

   这时,桌子上就剩下我,小红,丁连长,六哥和他的另外一个默不作声的黑衣保镖。六哥这时候已经喝的眼睛通红,更像一只要撕咬猎物的藏獒。

   我和六哥俩个人喝掉了六瓶桂林三花酒。当丁连长也被“牺牲”后,正如我们常说“酒后吐真言。” 六哥给我这个他第一次见面的兄弟简要地讲了他的故事。

    他有弟兄三人,他排行老三(不是排行老六?我心里嘀咕)。老大参军后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牺牲。老二成为一名警察在执行抓捕毒贩任务中牺牲。

人称他为六哥是因为他曾经六进六出劳教所。“只差一次就成了赵云赵子龙在长板坡七进七出曹操大军,” 六哥大声笑着自豪地说,“不过,小弟,六哥绝不会成为七哥了,”说完后他仰头哈哈大笑。那笑声,直到多年以后还回响在我的耳边。那是目中无人的狂笑。

                                   

    后来我得知这个酒店就是六哥所开,但不对外公开营业,只是接待他自己的各种朋友。

    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六哥的家就在这个酒店的后面。我借着上洗手间的功夫,从密封的窗户的缝隙中费劲的向外看,他的家是一个两层的小木楼,从外边看非常的普通。

  “兄弟,跟着六哥和队长,你这辈子不用那么辛苦啦。”接着又是哈哈大笑。那时刻我觉得他真是天下最有权势的人了。一直没有讲话的黑衣保镖此刻开口说:“六哥醉了,六哥醉了,他很久没有喝这么多了。”

   终于到了和六哥分手告别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抓住小红柔软的手掌,切切地问:“我还能见到你吗?”

   她看看六哥,闪电般给我腮帮子啄了一口,说:“那你要听六哥的话哦。”

我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六哥,似乎等他给我下达判决书。没想到他挥挥手说:“兄弟,来日方长,何必着急呢?”

    这好似当头一盆凉水。我一个人悻悻的走出酒店后,那个早晨接我来饮茶的车夫已经等在门口。看到我,他捡起他的人力车三两步跑向我。

    “大哥,队长让我在这里等您。”

    我踏上车子坐稳,还在为小红闷闷不乐。怅然若失,我摸摸自己的左脸,小红的香味似乎还留在那里。

   思乡阁美容按摩院是一座小小的院落,坐落在静谧翠绿的北仑河边。站在它的门口,可以清晰地看到越南一侧的风光。

   等我下了车,车夫从我手里接过五块钱,看着我说:“大哥,你很仗义,多保重。”说完,拉起车子就走了。

   虽然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踏入“美容院”“按摩院”之类的组织半步,也知道它们大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记得在西安的时候,有一次懵懵懂懂的闯进了一家“宫廷美容美发”店。没看到其他的客人,只有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涂手指甲。看我进来,她们站起来热情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回答说要理发。她们面面相觑,好像我在讲外星语言。然后其中一个跑进内屋叫出来一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妇女。她又问我要什么服务,一副警惕的样子好像我是要上山打虎的杨子荣。我再次重复说要理发。她怔了怔,说:“请稍等一下,我们的理发师出去吃午饭,我们现在她们就去催他回来。”

我当时真是一个愣头青啊,就真的一屁股坐下来等着。过了约莫十分钟的样子,一个年轻小伙子气喘吁吁提着一包理发工具从外边冲进来。我觉得很内疚,打搅了他享受自己的午餐。

理完发了以后,两个小姐又问我还需要什么服务。我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她们到底是问什么了。我甩手离开的时候,两个小姐诚惶诚恐的送我到门口——她们真的以为我是一个便衣警察来暗地里调查他们。话说回来,我如果是真警察,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们呢?更雷人的是,那个她们所谓的理发师,竟然提着工具包跟着我出了门离开了“美容美发店,”大概是“继续吃午饭”去了吧。

那次是我理发历史上耗时最长,而且剪的最自卑的一次。

   我站在“思乡阁”门口犹豫的时候,里面走出来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他的头发梳得光滑铮亮。

  “西安的兄弟吗,我是阿灿,这里的经理,”他说着话,就向我伸出手。我用力握住他的手摇了摇。

    男人间握手就要用力,这才能显出男子汉的雄风。

   “这什么人的手啊,软的像面团,”我心里想。嘴里说道:“是我,阿灿大哥,队长刘洪让我来这里的。”

   “请进,他正在里面喝茶,等你呢,” 阿灿说。

   “喝茶?”我反问他。头皮一阵发麻,这怎么又是喝茶?不是刚喝完么?还有完没完?

    壮起胆子跟着阿灿走进了“思乡阁。” 里面都分成了小小的隔间。彩色玻璃做成的滑动门挡住了隔间里面的世界。到了看来是办公室的一间房子,阿灿坐下之后对我说:“兄弟,队长很信任你。但是,我先警告你,这里所见到和听到的,一个字都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心里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要看见什么,听到什么,为什么又不能让六哥知道呢?

 “可不可以告诉小红呢?”我心里想。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思量着,阿灿走到他的书柜的面前,伸手在第三层书架上动了动,那个黑色的书柜忽然像我这个方向移动过来。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真想撒腿跑出去,可是双脚就像被钉在了地上,没有移动半步。当书柜滑动到一边的时候,我看见队长,他的岳父,和小红坐在书柜后面的密室里的一张桌子旁边,他们也同时看到了我。

  那一瞬间,我怀疑自己喝得太多,出现了幻觉。

    阿灿说了声“队长,你的兄弟到了。” 然后就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小红最先站起来,她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的脑子还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伸出柔软的小手抓住我的胳膊,摇了摇,说:“队长在等你。”

    有无数个问号在敲打着我的脑门,可是小红那淡淡的清香让我的问号袅袅飘到九霄云外。

  队长和他的岳父此时也走过来分别和我握手,我就让小红牵着和他们走进了这间密室。

   “兄弟,你千里迢迢从西安来到这里,很辛苦啊,” 队长看着我说。

  我才注意到我们是围着一张麻将桌而坐。小红坐在我的左手边,队长在我的对面,他的岳父蔡兴国在我的右手边。

  “是啊,大哥,”我说,“我第一次出门来到这里,就是想干出点名堂来。有幸遇到你,请队长多多提拔,小弟愿为队长效犬马之劳。”

  说着这些话,我看到蔡兴国微微点头,队长的眼里也透出喜悦之色。在那一瞬间,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让我的鼻子发酸,嗓子里紧紧地。

  

    那年我21岁。想想自己从小在老师的表扬声中读书,在同学们的夸奖里学习;在研究所工作的时候,虽然少不更事,却很得主任、书记和同事们欣赏。可今天,我却选择了一条充满风雨的未知的道路。

  像一片在空中飞舞的树叶,想摇摇落地的时候有风吹来,徒然一声叹息,又飘荡在高空之中。

    在东兴才一天的时间,我已经感觉到了深深的孤独和无助。虽然误打误撞认识了这个队长、六哥及其他当地的权势人物,又有美女小红相伴,我内心深处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不安。我丝毫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却更感到自己似乎被无形的控制!

   队长向前倾着身子,认真地看着我说:“老弟,跟着大哥一道混,有你吃香喝辣、金钱美女、锦衣玉食的日子。”

   他的岳父向来少言寡语,此时终于开腔了,“在东兴,可以不认识六哥,但不能不认识队长。你算幸运,一来到这里,就跟了队长。”

  他说话的时候,队长在对面直直的逼视着我, 似乎想读出我的心思意念。

  他的话刚刚落音,小红摇摇手说:“你们呀,整天就是想着金钱美女的,我们先摸两圈麻将怎么样?”

  我很喜欢打麻将的,此时听说有麻将摸,我的心和手都发痒痒了。

  这个麻将桌非常先进,有自动洗牌、码牌功能。可是就少了那种用手洗牌的感觉和哗哗啦啦悦耳的声音。

  很快我就发现自己输的一塌糊涂。他们要按照湖南的规矩来玩,就是要用二,五,八之类的牌做将,还加上清一色,七小对,断九幺等等的和牌方法以及点炮加倍等等。我根本就玩不转这个打法。

  我手上和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总共只有一千来块钱。在不到一个小时就输掉了四百块。

  越是心里着急,就更容易成为炮手。别人和牌了,就只有我一个人付钱。小红明显的感觉到了我的窘迫。她说:“我不要玩了, 你们就欺负新手,看就他一个人不停的输。”

   我当时脸臊得涨红。 强壮胆子说:“没关系,小红,就是玩一玩吗。” 嘴里说着这话,心里虚得慌。

    队长见状,哈哈大笑。说“那我们就不玩了,不过,小弟,别慌啊,跟着我,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是,队长, 我听队长的。” 我一下子就缴械投降,交出了自己的主权。

    我心里的滋味实在用语言难以描述。沮丧,懊悔,害臊,胆怯,自卑等等就像人常说的打翻了五味瓶,就是没有安全感。

    蔡兴国站起来说:“小弟初来东兴,身体也疲劳了。何不做个按摩呢?”

    我看看小红。她说:“是啊,队长大哥,你总要人家放松一下吧。”

   “如果是你给我按摩,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奋不顾身。”心里想着,嘴里却什么也没有说。在那个时刻,我的思维好像停止了正常的反应和思考能力,就呆呆的站在那里。

   这里是按摩院,当然有相当数量的按摩师了。

   按摩师都是年轻的女孩子。

   看着面前的这些年轻的按摩师,脑子里想着:如果满世界的女孩子都穿成她们的样子,估计纺织行业就要破产倒闭了——她们的衣服用料太少了。

  在走出密室的时候,趁着队长他们收拾自己的物件,我赶紧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面积大概有二十五平方米。有一个很大的保险柜。还有一部电话机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一面大镜子在墙的另一端。整个房间都从镜子里可以看到。

  小红推着我走出了这间密室, 和队长他们一道来到了按摩院前门口。让我有点痛苦的是她再一次和我道别了。队长说她有其他事情要做。但是,临走前,她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多长个心眼,呆子。”然后转身离开。

    蔡兴国指着小红离去的背影,对我说:“小子,她可是东兴的交际公主,你可别有什么想法。”

   话刚落音,队长猛地恶狠狠的瞪着他,用湖南话高声讲了一句什么。蔡兴国低下头没有讲话。

    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让一个女孩子按摩。她说自己是从贵州来的。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心里想你可别说自己叫小红啊。

   “叫我小红好了。”她说。

   我差点没从按摩床上掉下去。

   其实我心里很紧张。对我来讲,这一天在东兴的日子就好像电影的剧情。我只是其中一个普通的演员,不知道导演给我的下一场戏是什么。

    她很快就完成了常规按摩。在她按摩头部的时候,我感到很舒服。思维清晰了很多,开始了较正常运转。

    这个小红问我还要不要再玩,我挥挥手让她走了。

    我独自躺在那里,想着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的生意。这个队长和他所说的岳父蔡兴国不是做粮食和化肥生意的,可是,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生意呢?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我,又不懂广西话,湖南话,更不懂越南语,他们会叫我做什么呢?

    队长让我去照了两张大头照片,说是要为我办理边境出入证,因为我第二天要和他去一趟越南芒街。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