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凡的孩子” 的博客

In God I Trust

 
 
 

日志

 
 
关于我

经过了多少风雨, 才发现拥有一份平静的心情是多么宝贵。 如果没有造物主的恩典, 在这躁动不安的世界中, 我, 一个平凡的人, 怎么能够生生不息。 分享一个人生命的历程, 见证一个时代的变迁, 彰显造物主的奇妙作为。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的孩子》第二部第二章  

2011-12-01 17:11:42|  分类: 《平凡的孩子》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心刚和郭怡坠入爱河之后,就见色忘友,沉迷于二人小世界,参加朋友之间聚会的机会大大的减少了——所以,与郭怡的关系,不像我和如意与刘晓鹏两口子以及金越两口子那么亲密。刘晓鹏常常开涮朱心刚,说:“一个美人计就把自己这一辈子给交待了。” 
朱心刚陷的太深,以至于迷失了自己。郭怡和他的婚姻突然泡汤,导致他丧失理智,毁了她姣好的面容,重伤了自己,还换得了十二年监牢生涯。

郭怡在结婚前几天突然对朱心刚绝情翻脸的时候,我曾热心大发,想要让他俩破镜重圆。我打电话给郭怡时,她在另一端言语彬彬有礼,却冰冷无情,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的举止越是如此绝情,越发让我感到蹊跷,如意更断言说郭怡肯定有什么重大隐情或压力,迫使她做出如此决定。
等我后来找出真相的时候,对如意这种直觉佩服的高山仰止。
如意对很多事情如超人般的直觉,在我们后来的日子里越发得到验证。

郭怡身材不是很高,大约一米五六的样子,但是她能歌善舞,加之会穿着打扮,她总有一股青春活泼的魅力。她的父母分别在两所不同的中学做语文老师,所以,书香家庭长大的她又举止得体温柔善良。1996年,从师范大学毕业之后,她就进入西安一家很有名气的中学做语文老师。
这所中学,以每年高考上榜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而闻名。在那个高校教育尚未产业化的时代,这个高考升学率简直就是个奇迹!更别提每年都有一大批被清华北大复旦浙大这种牛校录取。所以,在西安的父母们都相信进了这家中学就等于进了重点高校。
普通学生要进入这所中学读书,激烈的竞争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用孩子们的话说,考试的那几天,不亚于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对老师们来讲,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就要进入这个学校执教,和孩子们入学的难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该校很多老师都是市级省级直至国家特级教师,换句话说,如果你没有得到过什么省市级的教学奖励或称号,进入该校工作的可能性很小。
郭怡却成功的幸运的成为该校的一位语文老师,也许和她在师范大学屡屡获奖有直接的关系——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和朱心刚的爱情婚姻,也许会开花结果。
该校年轻老师偏少,二十三岁青春靓丽的郭怡,就给这所校园的老师队伍里带来了一股新鲜的活力。

不幸的是,就在她和朱心刚爱的死去活来的时候,祸从天降,而她选择的一味委屈求全息事宁人的态度,并没有带给她想要的安宁,反而令对方得寸进尺,直到给她自己和朱心刚带来了毁灭。

看看周围朋友们或者安稳的过着每一天的生活,或者四处拼搏图谋致富,我似乎心如止水不再那么躁动,也享受着幸福的小家庭生活,只是有时会沉浸在失去哥哥的痛苦中。

一九九七年五月份的时候,金越和春云那名存实亡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以协议离婚而收场。他最后对罗春云的补偿倒还痛快,把父母买给他们的两室一厅的婚房给了春云,自己空着双手离开了家。
春云这个不平凡的姑娘,自己在西安摸爬滚打,三年后,成为当地一家著名服饰零售公司的老板。二零零二年,春云在她事业的顶峰时刻,以两千万元卖掉了自己的公司,远嫁给一位在丹麦的华人,从那以后,再无她的消息。

金越在三力西北公司工作非常出色,一九九七年六月,晋升为财务部经理,八月份,就是他和春云离婚三个月后,和一位在省地税局办公室工作的姑娘结婚,住进了地税大院。阿新很快就提拔金越为财务总监,负责三力西北公司在西安南郊及高新区的四个房地产项目的资金运作,自此,金越被称呼为金总监,工资收入远远超过了在中鑫公司里混日子的我。

刘晓鹏在舅舅开办的公路科技公司里,利用舅舅身为交通厅处长的便利,在公路收费站建设上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很多项目。很快,他就出入有车,进出各种豪华消费场所,用他的话说:“我们的收费站业务,都是在桑拿和KTV包间里完成的。”

中鑫公司里,老板任修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位资本运作的高手,或用他的话来说,“金融管道工” 被河南南阳的合资纠纷搞的焦头烂额,让他的传奇黯然失色不少。

任修的二奶韩欣欣生下的孩子已经一岁半了,母子二人住在西安高新区的一套房子里。公司很多关于外贸方面的业务,现在都经过韩欣欣来操作。一九九七年八月的一天晚上,母子二人熟睡中,有人扔石块砸烂了她们的窗户。第二天,人们发现小区里贴满了关于韩欣欣的传单。后来得知,韩欣欣父母在东郊的家属院里,也出现很多关于韩欣欣的传单。
那个晚上之后,韩欣欣母子二人就离开了西安,有的说去了北京,又有说南下去了深圳,反正从那以后,这母子二人就成了传说,中鑫公司再也没有见过她们——除我之外。

韩欣欣母子“失踪”之后不久,任修从北京返回西安,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共二十三人参加。
任修在会议中认真的分析了当前公司业务的形势,总结了我们在各种铁合金贸易中取得的成绩:从一九九七年元月起,我们与日本丸红、伊藤忠商社的贸易中,亏损了八百多万元,但是得到国家退税近七百万,使得公司亏损大幅降低;另一方面,中鑫公司利用信用证融资运作,为公司融资三千一百万元,有效的缓解了流动资金紧张的状况。
在与南阳合资纠纷方面,南阳以中鑫毁约在先,给中方铝厂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巨大经济损失”为由,仅仅向中鑫返还了已经投入的价值七千多万元氧化铝中的两千万元。
另外,任修说公司将调整发展战略,着手进军西安和天津的房地产市场,用中鑫公司先进的融资技巧,在两地的房地产市场上做到“用一个资本带来十个资本效益。” 用任修的话来说,“房地产只是一个融资平台而已,我们不是要盖房子,而是要创建一个资本运作的平台,房地产业务就是最好的选择。” 

八月的西安,如同一个闷罐车,热的让人烦躁不安,食欲不振。
每天黄昏的时候,街道上或住宅小区里,凡是有片草坪的地方,都有人或躺或坐,男人们大都光着膀子,摇着扇子,还时不时的张大嘴巴,吐出几口热气。
街道两边的夜市,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喝酒划拳之声不绝于耳。烤肉摊子的主人双手翻飞,也无法跟上客人们大吃大喝的速度。而那些小炒的摊位上,或一盘辣子田螺,或一盘炒面,或来一个孜然夹馍,就上西安特有的老字号冰峰汽水,也是惬意自在。

“如果生活此刻能够永驻,那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我灌下一大口啤酒。
身边的如意,左手轻轻的捋着刘海,低头享用盘中的孜然炒面,看着她动人的身姿,我感觉自己正处在最美的生活之中。
陡然间,我很惊讶自己有这样的念头,甚至有些害怕。
怎么了?我这么快就习惯了四平八稳的生活?
梦想呢?还有梦想吗?那只是一个梦吗?难道我一生就活在做不完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